九芝堂并购标的承诺期满业绩降逾五成,高质押被疑资金紧缺

小编小编 发布时间:2018-07-09 09:14:04 阅读(5669 )

长江商报消息●长江商报记者 李顺

百年老字号九芝堂业绩再次下滑,此前与财务造假的康美药业有巨额交易往来被质疑,股价更是再次下探到实控人前次触发质押股份违约价位。

四年前李振国携旗下友博药业作价65.18亿元高调借壳入主九芝堂(000989.SZ),三年承诺期内友博药业净利润均“踩线”完成业绩承诺,但承诺期过后友搏药业业绩大幅下滑,导致九芝堂2018年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分别下滑54.65%、43.29%。

而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情况相继被曝光后,此前一直以康美药业为第一大客户的友博药业经营情况遭到质疑,双方之间历年来的交易往来细节更是被深交所追溯问询,截止目前已快3个月公司仍未回复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公司的股价也连创新低。即使从去年开始公司以12.27元每股耗资3.56亿元回购公司股份,公司股价仍跌跌不休,截止8月2日,公司已超7个月未再实施回购后,目前又以下探到前次李振国质押违约股价附近,事实上李振国每年从公司拿得分红超亿元,但仍高质押融资让投资者疑惑不解。

长江商报记者针对上述疑问致函九芝堂,但截至目前仍未回复。

净利下降43.29%

今年是李振国携友博药业借壳九芝堂承诺期过后的第二个年头。

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9.33亿元,同比增长11.20%,净利润8053.19万元,同比下降43.29%,业绩下滑严重。

事实上去年九芝堂就业绩下降趋势明显,去年九芝堂营业收入31.23亿元,同比下降18.61%,净利润3.27亿元,同比下降54.63%。

同时下降的还有公司的销售毛利率,去年公司毛利率为61.99%,较2017年下降6.83%,公司产品在东北地区、华东地区业绩下滑最明显,毛利率分别较2017年下降2.08%、9.22%。

分季度主要财务指标显示,去年第一至四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.39亿元、9.61亿元、7.47亿元、5.75亿元,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42亿元、1.84亿元、771.44万元、-716.06万元,而此前年份公司均未出现第三四季度净利润这样明显下滑的情况。

友博药业疑点重重

友博药业靠着李振国独有的专利产品疏血通注射液发家逐渐壮大,2015年友博药业作价65.18亿元借壳九芝堂上市,交易完成后,李振国从湖南涌金手中接过实控权,持有上市公司42.33%股份。

友博药业此后三年业绩完美达到预期,2015年至2017年友博药业分别实现净利润4.63亿、5.18亿、5.88亿,完成率分别为101.29%、100.69%、101.66%,三年均“踩线”完成业绩承诺,但去年友博药业净利润下滑仅2.79亿元。

去年公司或许已意识到业绩下降,6月25日九芝堂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以10.11亿元收购刘梅森持有的科信美德26.87%股权,而剖析科信美德背后的股东,竟然是李振国女儿李鹤持有约22%股权,当时深交所火速向九芝堂下发关注函,最终此项交易未能成功。

而到了今年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被曝光后,与康美药业交易关联密切的友博药业受到质疑。此前康美药业一直是友博药业的第一大客户,而根据2015年双方签订的战略协议显示,双方约定由康美药业作为友博药业主要原材料供应商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友博药业借壳上市之前康美药业一直是其第一大客户,2012-2015年1-6月友博药业向康美药业销售收入分别为1.13亿元、1.36亿元、1.62亿元、1.16亿元,占友博药业总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8.47%、19.36%、20.31%、28.43%。

深交所要求公司追溯说明近年来公司公司对康美药业的销售模式、收款条件、信用期,以及2016年至今向康美药业的销售是否存在销售退回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友博药业去年实际净利润距预期相去甚远,但公司并未计提资产减值损失,截止去年底公司账上商誉仍高达1.41亿元,而今年公司业绩下滑明显,或有商誉减值风险。

实控人每年分红过亿仍高质押融资

整合了友博药业之后的九芝堂此前业绩虽然亮眼,但所付出的成本也相当大。

2016-2018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6.77亿元、16.19亿元、13.10亿元,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5.32%、42.19%、41.95%,也就是说完全并表之后销售费用占到了公司营收的四成以上。

盈利能力大幅减弱,公司的股价也是跌跌不休,在此情况下公司还是抛出了巨额现金回购股份计划。

2018年9月13日,公司披露了回购股份的计划,拟以自有资金不低于2亿元、不超过4亿元回购股份,截止今年2月29日公司已花费3.56亿元(含交易费用)回购了2941.22万股,照此计算公司回购股价成本为12.27元每股,此后截止到8月2日公告公司再无回购股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回购计划抛出后,公司股价仅略微上涨几天便急转直下。今年1月29日,当天公司股价跌停以7.6元收盘,当晚间公司就公告,截止1月25日李振国已累计被质押365939999股,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的99.44%,其中李振国质押及补充质押于西部证券的51999999股构成违约,可能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。

目前公司股价又已跌到7.79元,公司未有回购,期间李振国已解押部分股份,不过根据公司7月6日公告李振国解押了1股,又质押了1000万股,李振国累计质押3.24亿股,占其总股份的88.04%,其质押比例仍较高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从2015年开始九芝堂每年都有巨额分红,除2015年是10转1.5股派4元,此后三年均是10股派4元,2018年的分红是在近期6月11日完成,按照李振国所持3.68亿股计算,其每年可分得1.47亿元(含税)。

每年李振国都能分得超亿元现金,但依旧高比例质押用于融资,从公告中暂时无法获悉其融资主要用途,曾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及此疑虑,但董秘都避而不谈,不过从今年几乎全数质押曾触发违约风险来看,其资金紧缺程度可见一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