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文化台湾基金会荣誉董事长洪孟启:中华文化传承,我们绝不缺席!

小编小编 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0:44:06 阅读(2777 )

专访文化台湾基金会荣誉董事长洪孟启:中华文化传承,我们绝不缺席!

洪孟启,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博士,曾任台北县政府秘书长、台湾文化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等职,现为文化台湾基金会荣誉董事长,并在台北艺术大学等高校任教。 彭明安摄

尽管第一次来湖南,但72岁的文化台湾基金会荣誉董事长洪孟启对湖南人却是再熟悉不过。

洪孟启在台湾的多任上级都是湖南人,包括曾担任蒋介石秘书的楚秋崧及宋楚瑜等。他在台湾文化事务主管部门的前任龙应台,也是湖南衡阳人。来长沙听到湖南口音,他心中涌起一种亲切感,“尤其是湖南讲话的尾音,都是往上的”。

前不久,2019海峡两岸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研讨会在长沙举行,洪孟启在开幕式上致辞说:“台湾和大陆人民同是炎黄子孙,血脉相连,在中华文化的传承中,我们绝不缺席,不让下一代承受无辜损失。”

与湖南的血脉

每次到大陆,洪孟启一定要去两个地方——当地博物馆和书店,他认为,这是最能感知一座城市文明的途径。

到长沙的第二天,他去参观了湖南省博物馆,对馆内的有序规划和细致的展品说明非常赞赏,“跟着展馆走的时候不觉得爬了很高,最后看完下去才发现原来到了那么高”。

洪孟启与湖南有着一份血脉之缘,外公是邵阳人,留学日本期间参加同盟会,并和宋教仁一起从事革命。母亲曾告诉他,外公和齐白石是好朋友。

对于湖湘文化,洪孟启印象最深刻的是自曾国藩、胡林翼以来的大批近代人物,他学生时期的课外读本是《曾文正公家书》,也读过毛泽东的《矛盾论》《论持久战》,“非常精彩”。

上世纪70年代中期,原本在大学读历史的洪孟启,从大三时开始对于自己从小接触的近代史产生怀疑,于是到处寻找答案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到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参观,顿时被各种关于研究中国的书籍和期刊所吸引,仿佛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“我当时就说我要考这个,转行研究国际政治”。

多年来,洪孟启在学界和政界“几度来回”,先后任台北县政府秘书长、台湾文化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等职,被台湾媒体形容为“党政关系良好、个性外柔内刚”。

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,在文化部门任职的洪孟启辞职回大学教书,因为觉得自己“50岁了总要讲点人话吧,不能跟在他屁股后面讲谎话”;文化部门负责人龙应台请他出山担任副职,并在辞职后力劝洪孟启接任,于是他自言“又一次沉沦江湖”。

长年参与台湾文化政策的制定及文化推广,洪孟启原本很被看好,却在几个月后再度请辞。“以前在台湾当官员还能做点事,现在做不了事。”他苦笑。

隔不断的亲情

龙应台作品中曾有一段关于她父亲经常在家唱《四郎探母》的描写,洪孟启看得眼泪朦胧。他记忆中最深刻的画面,就是父亲坐在灯下写诗擦泪的背影。

洪孟启的父亲是东北人,为躲避日本人离开东北参加抗战,从此再没有回过家乡。1949年,由于上船名额有限,哥哥姐姐被留在北京,只有2岁的他被父母带到了台湾。

“爸妈一到过年过节情绪就很不好,想家,也不敢给家里写信。”洪孟启小时候很调皮,但知道过节时爸妈脾气不好,要小心挨打。

1987年两岸开放探亲,老兵返乡探视的心愿终可实现。

1987年两岸开放探亲时,洪孟启的父亲已经去世,母亲则通过红十字会辗转寻找到儿女,从此每年往返两岸享受天伦之乐。

洪孟启在2000年才第一次回到大陆。母亲在北京长大,后来到上海工作,洪孟启是在上海出生。从小听母亲讲述这两座城市,当他亲身踏足时,竟有种似曾相识、游子回乡的感觉。

看到70多岁的哥哥姐姐在妈妈面前像孩子一般围绕,小哥哥唱着幼稚园时妈妈教他的歌,洪孟启既感动又心酸,“他们一直在寻找亲情,大姐上初中时就背着包袱离家出走要找妈妈”。

母亲于96岁去世后,儿女们按照父母的心愿,将他们安葬在北京。回想起母亲每次回北京都要去北海公园,慢慢走,慢慢看,洪孟启心中五味俱陈,“她小时候在这里划船、溜冰,她在回忆她的青春,那一代的中国传统女性都很内敛,心里再有痛也不讲出来”。

尽管在台湾学界和政界发展,但洪孟启在很长时间内总有一种不被认同的感觉,“就算你再卖力做事,有些人还是不认为你是自己人,虽然嘴巴上不讲,但是感觉得出来”。

丢不掉的基因

开讲座、看书、写书,退休后的洪孟启回归学者生活,最大的乐趣就是可以看自己想看的书。

“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,包括讲话方式、表达和应对的方式。台湾人整体比较温润,没那么冲,守规矩。”对于两岸的文化差异,洪孟启能感觉到一些,但认为“不是很强烈”。

洪孟启记得,十几年前在北京和朋友聚餐,朋友对服务员不太客气,他私下劝对方,“越有地位越要谦虚甚至低声下气,人家才看得起你。

“现在改善很多了。”洪孟启笑着说,刚回来时觉得大陆有点“粗里粗气”,随着经济的发展、生活水准和文化素养的提升,两岸文化差异在不断缩小。

2019海峡两岸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研讨会的主题是“数字化时代出版传媒业的现状与未来”,在洪孟启看来,两岸文化产业各有所长,“大陆执行力强,格局大,只要认准了就敢下手,一个项目动辄要赚上亿甚至十几亿元;台湾一本书出来能卖1万本就偷笑了,电影能卖1个亿已经高兴得要死。”

他解释道,台湾地方小,为了求生存必须不断变化,因此文化产业具有多元性,而且台湾民众胃口很“刁”,必须要很精致、有创意才能吸引人。

“台湾现在没有发展,很多年轻人走投无路。”洪孟启常常鼓励学生们不要放弃自己的志向,不要只想让老爸老妈出几十万元开个小咖啡馆或奶茶店。他认为大陆有可能成为台湾年轻人创业的热土,如此也有利于两岸文化共融。

民进党当局近年来不断刻意污名化大陆,篡改历史教科书,令洪孟启颇为担忧,“尽管外省人和台湾人原本已经融合得很好,但有人挑拨的时候,那种恶的一面就出来了”。

在洪孟启看来,台湾的中华文化背景是再想去也去不掉的,“以前日据时期,日本人不准台湾人读汉学,很多人偷偷地读;现在民进党不让小孩子了解中华文化,将来会有很多人偷偷地学。民进党一直想废除作文,但不会成功,不管怎么样,这是血液里丢不掉的基因”。